井井一

对叭起我skr发心大萝卜

【杰宝/君明】到底是谁的儿子

#主杰宝副君明

#一篇沙雕文学

1.

严君泽怀里揣着新鲜出炉的烫乎的烤红薯走在繁华的商业街上,转角就遇见了史森明。距他和史森明分手后已经很久没遇见了,对于上次的恋爱存有悔意的严君泽闻着香甜的烤红薯气息无不兴奋的想,这就是天赐的缘分啊。

然后他就看见了躲在史森明身后妄图cos千手观音的小男孩,要不是那傲人的头围他差点就成功了。

“这是……”

史森明看没躲过去,干脆把小孩从背后揪出来,“这是我儿子。”

然后像每一个尽职尽责的父母一样,“来叫……”他还停下来认真的思考辈分,“叫君泽伯伯好。”

好你个鸡儿,喻文波内心翻了个白眼。

但他深知做戏得做全套,“伯伯好,我叫喻文……嗷!小波,我叫喻小波。”史森明眼疾手快的在那个文出口前狠狠的给了喻文波后颈肉一下。

严君泽看着那个和喻文波如出一辙的脸还有一模一样的姓明白了什么,他勉强的扯扯嘴角,   “恭喜恭喜,”然后把烤红薯一把塞到喻文波的怀里,“拿去吃吧别客气。”

父子组也没跟他客气,提着红薯就挥手跟他道别,“谢谢啊,我们先去吃饭了,拜拜。”

 

2.

我好酸,红薯也没了,我好苦。

想着喻小波的年纪沉浸在自己好几年前就被绿的悲伤中无法自拔的严君泽根本就没意识到史森明和喻文波两个男的根本生不出孩子这回事儿。

看着渐行渐远的史森明和他儿子,走在路上还又是比身高又是举高高的,严君泽就觉得去他妈的缘分。

 

3.

在严君泽眼中父慈子孝的画面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史森明凭借身高优势摸了摸喻文波的大头,“儿子真乖,一会给你买糖吃。”

喻文波提着红薯的袋子甩来甩去的和史森明呛声,“滚你妈的,我才是你爸爸。”

史森明讨打的比了比只到他大腿根的身高,“弟弟没资格说话。”

喻文波反手给了史森明膝盖窝一下,差点没把史森明敲跪下。

“反了你了!”史森明觉得他从来没有这么牛逼过,他轻而易举的就把喻文波拎起来,然后开始疯狂摇晃,在喻文波受不了的一边没骨气的大叫声哥一边求饶下才放过这个可怜的ad。

被晃的都要吐了的喻文波刚落地就发现自己的红薯不见了。

“我的红薯呢?”话音刚落就看见史森明不当人的把红薯往他自己的棉衣口袋里揣。

“我前男友送的红薯我为什么要给你这个小粗森吃?”

 

4.

追求生活质量的宝蓝刚做好饭就接到了史森明的电话。

“你下楼一趟,我有礼物要送给你。”

不明所以的喻文波扯了扯史森明的衣角,“你有meiko的签名照吗你就敢送我蓝哥礼物。”

史森明冲着往这边走的宝蓝挥挥手,然后对着喻文波的骚话露出高深莫测的微笑。

宝蓝看着缩水了的喻文波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史森明使劲把喻文波往宝蓝身上推,把迫不及待想甩掉喻文波的想法体现的淋漓尽致,“送你个儿子,很好养的。”

即使喻文波脚趾头尽力的抓着地板也没能阻止他向前进的趋势。

“别推了史森明我要撞到我蓝哥的裆了快松手啊傻逼!”

 

5.

王柳羿听着坐在他对面乖乖的捧着碗吃饭的狗ad讲述那过去的故事,讲他是如何在和史森明深夜不睡觉吹牛逼后不小心睡过去,醒来后两人大眼瞪小眼变成了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

王柳羿幸灾乐祸的笑了好一会,然后把他因为够不到地板而在空中晃来晃去的小细腿儿捞在手里,“待会我下去给你买双你能穿的棉拖鞋,大冬天的别感冒了。”

喻文波咽下一口饭佩服的想,“龟龟,蓝哥这么快就适应了当爹的身份了。”

 

6.

喻文波后来发现他的想象力还是不够丰富,他猜想王柳羿肯定是把毕生的父爱母爱都灌输给他了,他有点被宠的神志不清。

比如说他蓝哥每天晚上都非要给他讲个睡前故事,即使他在王柳羿有这个危险的提议的时候就极力抗拒了,“我又不是真的小孩子干嘛要干这么无聊的事情啊。”

但显然,没能成功。

王柳羿宠溺的摸了摸他的头,“不用不好意思哦杰克,我知道的。”

???行吧,蓝哥开心就好

结果他没想到的是,故事讲完之后,王柳羿还会极其自然的在他额头上附赠一个晚安吻。

这样不太妥吧,第一次得到晚安吻的喻文波脸红红的埋在被子里想。

 

7.

喻文波不知道王柳羿是看到了啥让他触景生情来为难自己,他寻思着面前货架上摆的酸奶也没有什么特殊故事吧。

看着推着购物车突然眼眶都委屈的红了的辅助小声的向他抱怨他为什么喊史森明爹都不喊他爹,是对他还不够好吗。

喻文波在心里都快把问号键扣烂了,但对着面前这个突然丧的不行的宝蓝,他还是捡回了他儿中儿的身份,“诶,不是,上次那不是……算了,爸爸,爸爸好了吧,爸爸别难过了。”

王柳羿看着冰柜玻璃反光映出来的人影悄悄的笑了。

“今天回家给你做红烧肉。”

 

8.

“爸爸别难过了。”

严君泽自从受到史森明有儿子的打击后就对这个称呼格外的敏感,所以他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

结果就看到了史森明的儿子喻小波坐在购物车里的小凳子上抱着宝蓝的胳膊讨好的叫着爸爸。

所以现在是怎样,这小鬼怎么回事,喻文波辅助之间的爱恨情仇绿了我明神?

这怎么行!

 

9.

史森明看着严君泽发来的微信笑着给宝蓝发去信息。

[合作愉快]

王柳羿看着窝在椅子里叼着棒棒糖看比赛的喻文波也回了信息。

[合作愉快,小明哥]

 

10.

喻文波觉得怪怪的,王柳羿做饭是很快的,往常这个时间他们早就吃上了,可是今天他把餐具摆了一遍又一遍都快赶上米其林三星了王柳羿也没从厨房出来。

喻文波推开厨房的门就看见一个脸红的不正常的王柳羿。

“蓝哥你发烧了?”

宝蓝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好像是有点。”

“发烧了你他妈还做什么饭,还不去吃药躺着!”

然后一根烫烫的手指就按住了自己的唇,“嘘,小孩子不可以讲脏话哦。”

喻文波赶紧把王柳羿往厨房外推,“蓝哥你怕不是烧傻了。”

在给王柳羿倒完水吃完药之后喻文波就赶他去睡觉,但王柳羿就不愿意乖乖听话,倚在厨房门上看喻文波手忙脚乱的干活。在看到他搭个小板凳去够炉台熬粥的时候,王柳羿软软的夸赞他,“杰克你真好。”

喻文波更加手忙脚乱了一点,“我当然知道。”

 

11.

感冒虽然是个小病,但走的时候也拖拖拉拉的熬人。

所以当宝蓝直播忘记吃药的时候喻文波还得给他找药然后监督他吃下去。

结果这次错误的估算了他的头围,即使他很小心的猫着腰还是有半个脑袋被摄像头看见了。

架不住弹幕的热情王柳羿把他抱到了腿上让粉丝朋友们能看到。

“不不不,这不是喻文波的儿子,这是喻文波的侄子。”

变小这种事当然不能说出去,被抓走就搞到事了。

 

 

12.

是喻文波的侄子!

自从上次撞见疑似出轨现场的严君泽就一直尽职尽责的蹲守在宝蓝的直播间想找到点蛛丝马迹,但现在严君泽都被这复杂的关系搞蒙了,于是他旁侧敲击的发微信给史森明,史森明也非常给力的说下次叫上宝蓝和喻小波去一起网吧连坐。

等到真的排排坐了之后严君泽觉得这关系更微妙了。

“所以,额,他到底是谁的孩子啊?”严君泽凑到史森明耳边悄悄的问,他思来想去也想不通是什么样的关系能让一个孩子既喊史森明爸爸又喊王柳羿爸爸,还他妈是喻文波的侄子。

史森明笑到锤桌,“他就是喻文波那狗逼哈哈哈哈哈哈!”

???

看到喻小波的操作后严君泽信了,没有人能把抗塔暴毙和有输出同时做的这么完美的。

“变小了,变小了而已。”史森明又笑的不行,“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想做儿子了吧。”

被喻文波狠狠地锤了他大腿一顿。

 

13.

“传送传送,传下来救我我们就和好。”

“马上来马上来马上来!”

 

 

14.

喻文波躺在床上看着睡在旁边的王柳羿,想到今天下午史森明和严君泽那么随便的和好他突然也想随便的告个白。

“蓝哥,在一起吗?”

宝蓝半梦半醒哼哼唧唧的回答,“不行,恋童癖是,唔,犯法的。”

 

 

15.

第二天起来喻文波惊喜的发现他变回来了,兴奋的把王柳羿摇醒,然后直接亲了一口。

“现在可以了吧。”

“杰克你怎么突然变大了。”

“我觉得是被你气大的。”

end

 

【raro】好男孩坏男孩

#有了下流的脑洞就要一鼓作气!(熬夜好痛苦

#在台球室酱酱酿酿的故事


本来只想写个车,结果前面的废话就扯了两千多字……

因为熬夜写的所以神志不清,如果有智熄剧情就罚我多长一根头发!


https://shimo.im/docs/rOqISwNsI8ksStiM/ 点击就看车速很慢的车


【多萝】给你打电话呀

#在爱萝莉来拆台or抗旗(发出期待的声音)之前先搞一波事


#第一次写对话为主的请多多包涵~


“咳咳。”赵志铭把手中柯南同款变声器小领结往嘴边凑了凑,“喂喂,这声音怎么样?”直播间里的不再是赵志铭原本的嗓音了,而是一个娇滴滴的萝莉音。


赵志铭自己都被这声音腻到了,表情管理瞬间垮掉,伸手想抚平自己乱他妈上扬的嘴角,小窗口里是标准的搞事前窒息快乐的表情。


“等着,我马上就打电话。”一边娴熟的拨出号码一边强行严肃想挽回自己要笑歪了的脸。


电话没响两声就立马被接了起来,多多标志性的软糯糯的武汉口音清晰的回荡在直播间。


弹幕里的多萝女孩发出土拨鼠尖叫。


“喂?”


赵志铭赶紧举起变声器,还下意识的捏着嗓子娇滴滴的,“喂,人家现在好无聊,就想随便找个人聊聊天!帅哥陪陪我啦!”


“你想聊什么。”


赵志铭打之前生怕对面的人直接挂了他的电话,结果现在对面的人回应了他心里也不舒服。


这个李汭燦,还敢对陌生女孩笑!


“帅哥你现在在哪里啊?”


“在韩国,”李汭燦还像是怕不够仔细似的,“家里。”


“韩国啊,我前几天去了诶!”


“好玩吗?”


“好玩是好玩,下次待久一点。”


“以后会的。”电话那头的李汭燦像是做什么保证一样。


两个人又天南海北的尬聊,赵志铭还难得宠粉的从弹幕里刷过的问题里挑了几个来问,然后,存有极大私心的在眼花缭乱的问题里,专门挑了一个,“你有没有女朋友啊?”


赵志铭绝对不会承认他现在有点小紧张。


电话那头的人开口了,赵志铭都能想象的到李汭燦以一种极其舒服的方式窝在椅子上,头微微仰着看着椅背笑眯眯的样子。


“没有,没有女朋友。”


赵志铭硬着头皮往下问。


“那小哥哥网恋吗?我萝莉音。”


“行啊,我爱萝莉。”


“彳亍口巴。”


李汭燦听着赵志铭委屈的妥协叹了口气。


“都说了我爱萝莉了。”


赵志铭终于意识到了什么,表情有一瞬的尴尬,直接把变声器扔的远远的,又恢复嬉皮笑脸的,“老哥你是不是早就认出来了,搞我啊你!”


李汭燦笑的欠揍,“什么叫我搞你啊,打来的电话有备注啊。”


赵志铭大眼一瞟,“我靠!我专门去办的新卡双卡双待我他妈用错号了!”


看见弹幕上的疯狂嘲笑,不解气的捶了下桌子,“干哦!”


我方巨大失误下没办法干脆豁出去了,自暴自弃开始坦诚聊天。


“喜欢萝莉?嗯?”


李汭燦不慌不忙,“大学生?”


赵志铭的表情有一瞬间肉眼可见的僵硬,赶紧否认三连“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李汭燦意味不明的哼哼笑了几声。


弹幕一片混乱,有刷绿色李汭燦的,有刷绿色大学生的。


“等会duo?”


“duoduoduo!”


李汭燦看见有些帮赵志铭解释的粉丝说爱萝莉老嘴臭人家大学生,把人家搞得只敢掏武器,满意的笑出声。


“给我当狗。”


“行~给你当狗。”


ban英雄的时候李汭燦突然开口,“你什么时候来见我妈?”


吓的赵志铭一哆嗦没ban到豹女,“啊?”


“你们中国有句话不是说丑媳妇也要见公婆吗?”


“别搞别搞啊老哥,我在直播谨言慎行啊!”


李汭燦悄悄露出得逞的笑容,“我在看,没关系啊,反正你的粉丝跟你一样都不是人。”


????怎么回事?


粉个主播怎么还被开除人籍了呢?


“粉丝是你的家人,你给我当狗。”


两个人同时爆发出不当人的大笑,对满屏幕的问号视而不见。


恩断义绝只是一瞬间的事。


“又是中单索拉卡?告辞。”


“中单不想赢,恭喜你们,你们又可以当人了。”


话虽如此,赵信还是常驻中路,两个人快乐的不得了。


为了和爱搞事的韩国友人双排于是先上一波用来掉的分


和暖暖的大学生粉丝双排就嘴臭人家


爱老师真实


end


发现了,我写起对话来就像个铁睿智


我有点累了

想起第五局刚开始的时候米勒说的
“不要留下遗憾啊。”

我真的,好难受啊

【多萝】三米什么的最讨厌了

#我发誓这是我开过最沙雕的脑洞哈哈哈哈哈哈

1.

李汭燦在赢下比赛之后疲惫的揉了揉眉心,走到休息室却看见了叽叽喳喳精神的不得了的爱萝莉。

李汭燦心里喜笑颜开面上却不显,走过去一把扼住了爱萝莉的后颈肉,“你不是说今天不来的吗?真是个小粗森啊你。”

赵志铭怕痒的缩着脖子,把李汭燦的手牢牢的夹在了脖颈缝里,笑的眼睛都眯起来,“老哥惊不惊喜。”

旁人看他俩这样纷纷识趣的加快了收拾的速度,集体朝他们挥手,明凯带头嘱咐,“火锅店里见啊,别搞太晚。”然后其他人露出意味深长的猥琐笑容扬长而去。

休息室突然安静的不像话,李汭燦收了手劲草草的贴在赵志铭后脖子上,绕着赵志铭走到他面前,用自己的额头轻轻撞了撞赵志铭的额头,一反常态的坦诚,“我很开心。”

赵志铭就着被撞的力气跌跌撞撞的往后退了几步,膝盖弯顶到了电竞椅,两个人磕磕绊绊的跌坐在椅子上,李汭燦撑起自己的身子,低头吻上了赵志铭的唇。

李汭燦吻着吻着突然觉得有些奇怪,被圈住的赵志铭今天好像格外纤细,他稍稍后退看着摊在椅子上眼神迷离的赵志铭

被吓得在心里严君泽上身自问自答了一百遍。

我在干嘛?我在犯罪。

李汭燦复杂且震惊的拍了拍赵志铭伸着都挨不着地的腿,“你怎么突然……”双手胡乱的比划着绞尽脑汁艰难的想形容词,“缩水了。”

赵志铭也跟随他的目光低头扫了一眼,挂着震惊的都要碎了的脸从椅子上跳下来,不可置信的蹦了蹦,歇斯底里略带哭腔,“这他妈最多只有一米二!怎么回事啊谁偷走了我的身高我要报警!”

还没来得及拨出110,兮夜的电话先到了,赵志铭强忍住悲愤,用尽量平静的语气问,“怎么啦?”

先入耳的是一阵小奶音的笑声,然后说出了让赵志铭今天最生气的一句话,“诶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突然一米八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赵志铭委屈,赵志铭要说。

“卧槽就是你偷走了我的身高,我现在只有一米二!”

没有得到丝毫同情,电话对面的人笑到要打嗝。

李汭燦耐心等三米组合打完电话,做出了一个要抱小孩的姿势示意爱萝莉。

“我只是变矮了!不是腿断了!”赵志铭觉得他收到了侮辱。

李汭燦无法,只能弯下腰拉着赵志铭一起缩水的手晃了晃,“这样可以了吧。”

赵志铭面无表情,“勉勉强强吧。”

2.

去聚餐的时候赵志铭被迫被每个人都摸摸抱抱了一下,又听说兮夜今天一米八,田野鸽子大笑,“三米组合永远三米啊。”

3.

还好这种状况只维持了一天,要不然李汭燦总有种恋童癖的感觉。

4.

兮夜今天血妈carry了一场比赛后赵志铭就觉得要遭,看着网上的粉丝疯狂夸兮夜。

“苏老板今天不是一米八了,是两米八好吧!”

赵志铭觉得他的胃有点疼。

但李汭燦回来他俩激情的缠绵的一番之后赵志铭就把这件事彻底抛之脑后。

李汭燦一脸复杂的看着再次突然变小的爱萝莉,他俩裤子都脱了箭在弦上了却遭遇了这种重大打击。李汭燦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只有二十厘米的赵志铭的小屁股,一边在心底默默庆幸自己还没进去要不然下半生恐成太监,一边又因为第二次被吓软而感到一丝丝烦躁。

于是起身去翻找着什么。

赵志铭看着李汭燦手里举着的棉签,吓的破了音,赶紧伸手捂住自己的小屁屁,“想都别想!”

5.

李汭燦总结性发言,“可以,你直接从儿童晋级为手办了。”

6.

后来赵志铭家里贴着两份赛程,一份李汭燦的,一份苏汉伟的。

7.

偶尔成为手办大小的赵志铭是最痛苦的赵志铭,李汭燦总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恶趣味,比如带他出去吃饭。

“这我出去动一动不得吓死别人啊,万一被抓去解剖怎么办啊。”

“那你就不要动啊。”

???

什么意思,你吃我看着?

8.

还在赛场上驰骋的苏老板当然也是有烦恼的,比如说某天两米八的时候会很频繁的撞到门框。

但他总会给自己找到双倍的快乐,比如拍着比他矮了快一米的陈圣俊的头,略带得意,“你可真是个弟中弟啊。”

9.

李汭燦抿抿嘴,三米什么的好烦啊。

食指却不安分的揉着赵手办软fufu的小屁屁。

end

很久不玩阴阳师,上去想把我的妖刀肝六星
正好有蓝票
开始苍蝇搓手跃跃欲试
然后突发奇想写了一个zzm
一发入魂抽了个鬼切
然后欣喜若狂又写了个zzm
单抽出奇迹出了个彼岸花还出了sp皮肤
我的妈赵志铭是什么神仙吉祥物啊!!!
太旺了吧也!

【raro】短小到几乎没有的段子2


#我以为这个脑洞是不会有后续了,分开发了好烦
#正经的一个字也写不出来,天天沉迷摸段子

全志愿在网上新学到了句子后缀,十分好学的问陈文林,“鸭是什么意思?”

陈文林心情很好的给他解释,“就是duck的意思,嘎嘎嘎的duck,了解?”

全志愿似模似样的点点头,“了解,那我喜欢鸭。”

陈文林满意地扭过头去,把快要喝完的百香果果茶吸地哗哗作响。此时他并不知道他和全志愿讲的并不是一个东西,还在心底默默感叹全志愿柔软的小爱好——他果然喜欢毛茸茸的小动物。

后来这个纯卖萌的用法全志愿跟着胡显昭学的炉火纯青,成天在陈文林耳边左一个鸭右一个鸭的,每每都让陈文林想起身暴揍一顿胡显昭,提着他的耳朵对他喊,看看你干的好事!

然而他低估了全志愿走火入魔的程度,全志愿在他的直播间一边练着抗压型上单一边嘴里念念有词,“鸭,鸭,鸭。”

标准的就像是他当初在mouse身边挥着小棍儿喊的那几个字正腔圆的“光,光,光。”

在屏幕变成灰白色之后他切出去看了下弹幕,看到有弹幕问他在说什么,他稍稍低头露出了腼腆的笑容,宠粉的回答,“说的鸭,duck,鸡鸭的鸭。”他还无师自通的贴心的用他常吃的肉类做了补充说明。

然后他就在弹幕上看见了他不明白的东西,扭过头问他的半个中文老师,“haro,他们说鸭有别的意思,是什么。”

陈文林正被他和胡显昭左右立体声道烦的神志不清,头也不回颇为暴躁的回他,“就是fuck you 的意思。”

全志愿又发出呵呵呵的笑声,跟不明所以的观众们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haro说是阿尼阿塞哟的意思。”

身后的陈文林也跟着呵呵呵的笑了起来,开始说师承一脉的骚话,“晚上来我房间我让你知道什么是鸭的另一个意思好吧。”

【贼逗/昭野】短小到几乎没有的段子

金泰相不知道在网上冲浪时看见了什么。
在韩金开口对着烤鸭店老板说,“要一只鸭。”的时候,他一边看着手机屏幕一边鹦鹉学舌似的对着眼里只有烤鸭的马哥说,“最讨厌你们这些人了,一天到晚不好好说话,呀就呀,非得说什么鸭,卖什么萌!恶心!”
韩金:“……”
“老子说你妈。”
金泰相放下手机笑嘻嘻的蹭到韩金肩窝,“马哥我好爱你鸭!”

胡显昭不知道上哪学的乱七八糟的,说话开始频繁的带嗲兮兮的后缀。
放一袋蓝莓味的酸奶在田野桌子上。
“这是最后一袋蓝莓味了鸭。”
回答田野随口问的问题,“明凯呢?”
“吃火锅去了鸭。”
被指使去干事情,“去给我倒杯水胡显昭。”
“好鸭。”
田野不堪其扰,忍无可忍,“你觉得自己很可爱吗!给我好好说话胡显昭!”
胡显昭微微翘了翘嘴角,眼里闪着宠辱不惊的自信光芒,“我宇宙第一可爱。”
田野简直要被气笑了,却还记得他们还是下路双人组,不情不愿的命令,“滚过来双排。”
“野仔我马上6了鸭。”
“这个打野为什么不打龙鸭。”
“别拿我红鸭。”
田野心态爆炸,脏兵抢人头卖ad一气呵成,在队友的问号下理直气壮的打字控诉,“救命,这ad不想赢!”
扭过头对着胡显昭,“滚鸭!”
现在胡显昭的眼里闪着求给口饭吃的认错光芒。
“我以后再也不说了野仔。”